中國西藏網 > 原創

【藏北故事】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激情時

唐召明 發布時間:2019-11-12 15:16: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2001年7月6日,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兵分兩路,一路去申扎縣馬躍鄉考察附近山上的巖畫;一路由“洛書記”率領考察班戈縣保吉鄉的溶洞,而我恰好被分到“洛書記”這一路,也就留下了今天難以忘懷的記憶和感動。


圖為唐召明在時任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洛桑丹珍家中做客(唐召明1998年攝)

  我一直習慣稱呼原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組委會主任洛桑丹珍為“洛書記”,而不是“洛主任”。因為他不僅是開發藏北無人區的雙湖首任書記,還曾是那曲地委書記。

  我們到一個小山洞去考察,“洛書記”也要跟著進去。這個洞只能一個個爬進去,出來時再一個個退著爬出來。我堅持要進洞,“洛書記”說:“那不行,你是漢族,你扛不住,你在洞口守著就行。”他把我留在了洞口,而自己卻鉆進了洞。

  在這氧氣不及平原一半的無人區,洞里就更缺氧氣了,形象地說,我們在內地呼吸一次在那里就要呼吸兩三次。

  不一會兒,當63歲的“洛書記”和藏醫學專家格桑頓珠像個土人似地從洞里退了出來,我上前去拉拽時,眼眶猛然變得濕潤潤的。

  常言道:男兒有淚不輕彈。依我說:只是未到激情時。

  我自信自己屬于硬漢一類的人。在20多年的工作與生活經歷中,遇到的艱難困苦不計其數,但一直不屈不撓,拼搏奮進,很少有望而卻步甚至傷心落淚的時候,而此時我卻被“洛書記”無私無畏的精神所打動,情不自禁地揮了淚!

  看著這位與我有著父兄般友誼、深深被感動的老人,我不由得回憶起他的傳奇人生。

  在藏北無人區科考中,63歲的時任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洛桑丹珍搶著去身后狹小的洞里去探洞,當爬出洞時,全身沾滿了泥土。(唐召明2001年攝)

  “洛書記”是一位從農奴到國家主人的副省級干部。 

  在舊西藏,因洛桑丹珍的父母是貴族的奴隸,他從小也就成了奴隸而沒有人身自由。10多歲的他,經常餓著肚子在日喀則拉孜縣給貴族家看孩子。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這是小奴隸洛桑丹珍和無數藏族同胞命運的拐點。解放后的第三年,“金珠瑪米”(解放軍)送他到北京中央民族學院預科班讀書。

  1959年,西藏實行民主改革,需要大量干部,他響應號召,提前結束學業,返回西藏參加家鄉建設。

  上世紀70年代,開發藏北無人區的大幕,在他多年的倡導下拉開了。

  當時,洛桑丹珍是申扎縣縣長,為解決牧民的溫飽和畜草矛盾,他把目光投向北方那片20多萬平方公里的無人區。  

  為此,他三次帶人在這“萬徑人蹤滅”的亙古荒原上考察,其考察成果有力推動政府作出了開發藏北無人區的決策:將申扎縣一分為三,成立雙湖和文部兩個縣級辦事處,并任命洛桑丹珍為雙湖辦事處黨委書記、主任。  

  2053名牧民由此趕著16萬多頭(只)牛羊,首批進入藏北無人區。

  后來,雙湖和文部兩個辦事處變成了雙湖特別區和尼瑪縣。再后來,雙湖特別區變成了雙湖縣。

  如何在開發與保護之間取得協調平衡,在保護好野生動物和草原植被的前提下,以發展畜牧業為基礎,將藏北豐富的資源優勢變為經濟優勢,造福藏北人民,已成為科學界和無人區拓荒者必須面對的問題。

  由于保護無人區生態環境和發展藏北地區經濟文化、提高當地人民生活水平,是兩個相輔相成、急需解決的大問題,當地政府和科學界已開始醞釀一次大規模、全方位、多學科的科學考察活動。

  圖為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人員在拉薩布達拉宮前揮旗出征無人區,并合影留念(唐召明2001年6月26日攝)

  于是,2001年6月26日,由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組織的“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成立,并在布達拉宮廣場正式揮旗開拔。我參與其中,并兼任該團副團長。

  這次跨世紀的科學考察,以期為保護、經營好這塊世界上最大、最奇異和最接近原始狀態的處女地,為當地政府提供一個可行性的方略。(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郭爽)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波克捕鱼国际通用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