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北故事】索朗公布的“冷與熱”

唐召明 發布時間:2019-11-06 09:21: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藏北人生性耿直,說話辦事直來直去、不會拐彎抹角,不管對誰都一個態度,以致于有時會產生一些小小的誤會。我與原雙湖辦事處主任索朗公布就有一段“從冷到熱”的故事。

  我倆第一次見面是1988年10月,在拉薩召開的一次會議上。

  1987年盛夏,我第一次獨闖無人區,他不在家,我沒有機會見到他。他敢于和野牦牛打交道的經歷我卻有所耳聞。沒見到他之前,我想象他一定是個天不怕、地不怕,身材魁梧高大、熱情豪爽的藏族干部。

  聽說雙湖辦事處來了人,在拉薩的西藏自治區招待所開會,我準備去看看。正好參加會議報道的另外兩位記者也想找雙湖辦事處的人采訪,我們便一同相約趁中午休息時間去拜訪他們。

  沒想到,我們卻受到索朗公布這位個子不高、待人心地坦蕩人的冷遇,坐了次冷板凳。

  他聽說我們是記者,要采訪了解雙湖辦事處的情況,一句話就噎住了我們:“雙湖那里沒有什么可以報道的。”說完再不理睬我們,竟獨自出了門。

  幸好同房間的雙湖辦事處書記格來打破了尷尬的氣氛,很熱情地介紹了情況。索朗公布前后幾次進出房門,一會兒出去,一會兒進來。他似乎對記者有一股無名之火,最后他按捺不住了,打斷格來書記的話,“我對你們記者最沒有好印象,你們出去吧!”我們采訪還很少遇到這樣的被采訪者,竟然直截了當地被下了逐客令。

  后來,我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原由。1987年,一個攝制組在雙湖草原北邊拍攝野牦牛的鏡頭,當時辦事處副書記索朗公布陪同前去。拍攝中一頭被惹惱了的野牦牛朝汽車沖過來,情況萬分危急!負責安全保護的索朗公布只好開槍射擊。后來,和攝制組同行的一位攝影人回到北京后將被打死的野牦牛照片刊登在報紙上,呼吁全社會保護野生動物。責任從上至下追查到了索朗公布身上,他很惱火,“我為保護他們的安全,打死野牦牛,現在他們卻回頭來告我!”他憤憤不平,對記者有了一種反感情緒,火也就發在了我們的身上。

  

  圖為唐召明(右)第二次獨闖藏北無人區時,與雙湖辦事處主任索朗公布在雙湖辦事處合影留念 (唐召明1988年攝)

  

  圖為唐召明(右)在班戈縣采訪時,聽說索朗公布從拉薩來到該縣青龍鄉姐姐家探親,專程去看望索朗公布。兩人相見甚是高興,并合影留念 (唐召明2012年8月2日攝)

  1988年11月,我第二次獨闖無人區,36歲的索朗公布時任雙湖辦事處主任。這次他見我冬季獨自一人搭車闖進無人區,從一見面就對我很熱情。他對辦事處張新坡副主任、歐珠旺堆副書記說,上個月,他在拉薩對我的態度不好,現在記者不辭辛苦“扛大廂”(坐在卡車車廂里)跑到無人區來,他對記者的看法轉變了。

  第二天晚上,他特意邀請我再次去他房里和我長談,向我表示拉薩那次見面的歉意。他給我斟上一杯酒,請我吃他做的羊肉包子。他舉杯勸酒,真誠地說:“你昨晚的到來,使我感動了。格來書記也告訴我,你這位新華社記者讓他佩服!”“你過獎了!”我趕緊糾正他的話。索朗公布有些激動,嗓門越來越大,“不少人談起雙湖就色變,根本不敢來這里。而你接連兩次搭車來雙湖,作為一位漢族記者那是了不起的事情。你是我們雙湖最好的朋友。”沒有菜,索朗公布還是高興地喝起酒來。他接著說:“我相信你的毅力和決心,能做出成績來。不過,這次你最好不要去嘎措鄉。”“為什么呢?”我不解地問。“因為那里海拔太高,又是冬季,我擔心你有一天會倒下去。你需要的情況我可以全部提供給你。”我望著眼前的這位藏族干部,一股暖流涌上心頭。但還是告訴他,“我一定要親眼看看嘎措鄉”,并解釋記者去調查研究的重要性。最后,索朗公布表示支持我去,可他對我的吃飯、住宿、身體狀況有些不放心,一再叮嚀。

  

  圖為索朗公布從拉薩來到班戈縣青龍鄉姐姐家探親時,沒想到能見到來看望他的老朋友唐召明。這是索朗公布高興地觀看老朋友電腦里的圖片,回憶兩人30年來不尋常的友誼(唐召明2012年8月2日攝)

  以后數年,我們一直保持著密切聯系,情同手足。上世紀90年代,我調到北京工作,他到北京為野生動物爭取保護資金,我就天天陪著他跑原國家林業部。當時有位林業干部笑著對他說:“你為雙湖要錢,還有新華社記者陪伴,真夠牛的!”

  前兩年,我倆在班戈縣青龍鄉他姐姐家相見。一打開話匣子,他便笑談自己過去種種“耍渾”的往事,回憶我們在北京那些難忘的日子。(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波克捕鱼国际通用版本